空-潇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LOFTER文具控·免费测评Vol.20】落笔速干,防止擦花,晨光速干中性笔套装评测!


【测评产品】

晨光速干中性笔套装,内含:

晨光速干中性笔 0.5 黑色油墨款 AGPH5701和AGPB6401 各1支

晨光速干签字笔 黑色油墨款  ARP50904 1支

晨光速干签字笔 0.5 黑色油墨款 ARP57501 1支


[测评要求]

测评产品的整体质感以及试用范例,给出产品的使用图片两张以上,可以手写字。

  • 测评小tips:

  1. 建议从是否速干、油墨是否沾手、手指舒适度、书写体验等方面进行测评报告的撰写:)

  2. 手写好字别忘记

  3. 最后要记得拍美美的测评照片哦

 

[测评名额]

5名

 

[测评申请方式]

只需转载或推荐本文就可以成功申请:

 

[测评申请时间]

8月29日-8月31日

LOFTER会在截止日期后在本文下方公布获得资格的用户,并私信通知。

 

[测评反馈]

请收到试用的用户在收到试用品次日开始三天内完成试用,并repo在LOFTER上,打上“文具控测评报告”的标签。

将试用报告复制地址私信给主页君,主页君将无条件帮扩你的试用报告。

没有完成试用报告,无法申请下一次试用。

 

[申请试用成功的小诀窍]

试用福利会优先发放给LOFTER文具控达人用户以及曾经在LOFTER上发布过文具测评的用户哦,将你的测评文章地址贴在评论中,申请测评的成功率更高。

想成为达人?请搜索“达人申请”标签,内含详细的申请攻略哦!

 

注:

1、试用产品由出品方提供,如果喜欢,请自行购买。

2、申请测评即代表测评报告允许商家推广使用。


嘿嘿嘿鱼总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全职同人]石油大学苦逼往事4[架空/多人/粮食]

再生性智力障碍患者救助中心:

沉默啊,沉默啊。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点菜。


魏琛一声怒喝:“老板!给再来一盘大虾!要清水煮的,啥调料不放!”


方锐跟着起哄:“再来份盐水花生和毛豆,两瓶啤酒!”


孙哲平也不含糊,又让老板烤四只鲳鳊鱼、四串鸡翅中,还招呼魏琛说:“你们也别有负担,请你们吃饭主要是为了联络感情,不是逼你们非保证把这事解决了。没吃饱再点,或者换一家接着吃都行。想摆平这事有的是用钱的地方,你们尽管跟我说,别客气。”


“能用钱解决的都不叫事儿,”叶修沉吟着,掐掉了烟,又喝了一口茶,“阮成吧,爱摆谱儿,好面子。这要是个学妹,摆正心态去他跟前哭一遭认个错就完了。但是这事你兄弟肯定做不来。哎,你今天怎么没叫上他啊?”


这回方锐抢答了。


“啊,”他大叫一声,拿筷子对着孙哲平,神情十分激动,“你兄弟是不是那个,叫什么,唐……唐昊?”


孙哲平说:“嗯,你认识他啊?”


方锐撇撇嘴,冷漠地说:“不认识,听老林提过,刺儿头一个,巨难搞。”


孙哲平追问:“老林还说什么了?”


这时老板把烤好的鱼和鸡翅都端了上来,方锐借这个打岔的功夫,回避了这个问题。没想到孙哲平很有恒心,又问了一遍:“你说吧,到底说啥了?”


方锐只好回答了。


“老孙你别介意,我不是针对你,就是这个事膈应我,”他夹了个花生米扔进嘴里,“有一次给他们班上答疑课,他觉得我的解法投机取巧,也不适合计算钻井漏失,为这个跟我争了小半节课。我不是说师兄有权威不容质疑,但是起码分场合吧?”


叶修和魏琛听完都哑然失笑,魏琛更是感叹,老孙你这兄弟够有个性啊,这要是当年在我们班,保不齐被哪个爆脾气老师扔井眼里当固井材料了。


孙哲平居然同意了这个玩笑:“是挺好,他轴得很,稳定性强。跟方锐还是为学术较劲,跟阮成直接拍了桌子。”


“我靠,”方锐吃惊不小,“真是英雄不问套路,但是就冲这个,我敬他是条汉子。正面刚阮成,放战争年代就是董存瑞炸碉堡啊。”


“所以他壮烈了,”孙哲平淡淡地说,“阮成给他平时成绩打了5分,加上他期末考试83分的70%,5分的20%,出勤的满分10分,刚好69.1,没到70,不能评奖学金。”


“评不上奖学金,有什么影响?”叶修问道。


“生活上的影响没有,将来要申外校研究生影响大。”


虽然公然顶撞老师有点莽撞,但是照阮成行事的风格,很可能错不在唐昊。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孙哲平绝对不会麻烦别人,现在找到他,可见也是山穷水尽。想到这,叶修打定主意,对孙哲平说:“行,回头我去系里帮你问问,看能不能把分数调整一下。不过你先别急着跟他说,我怕没办成,你跟他不好交待。”


孙哲平点了点头:“行,我有数。”




“我日!AUTOCAD又崩了!”


魏琛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把电脑机箱拍得山响。叶修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就看见魏琛的电脑屏幕中间弹出一个对话框,提示使用者,您的软件不响应,赶紧准备后事吧。底下AUTOCAD的界面特别应景地黑成一片。


“卧槽,有什么事冲我来啊!欺负我电脑算什么本事?”魏琛不死心,蹲在地上继续拍打电脑,“妈个鸡,说崩就崩,连个提醒都没有,要命了真是。”


“你这电脑行不行啊?”叶修走过去,打开了任务管理器,内存占用已经到了90%,“这个月都崩两次了。”


魏琛抬起头,阴沉沉地看着他。


“别乌鸦嘴啊我警告你,”他颓丧地坐在地上,拖出机箱,准备开箱,“我现在就这么一个值钱的家当,它要是造反,我作业搞不完,老板该把我逐出师门了。”


这句话讲得如此之凄凉,以至于叶修不由生出一股兔死狐悲之感。


说兔死狐悲是很不确切的,魏琛并不是个好室友,不修边幅,打扫卫生偷懒,偷叶修的热水泡面,打游戏咋呼得人脑仁疼。但是,魏琛有个无可替代的优点。


他抽烟。


所以为了不受抽个烟还要出门这种麻烦的困扰,叶修付出了很多。眼下魏琛步入事业的低谷,出于烟友之谊,叶修决定帮他一把。


“是不是毛片下多中病毒了?”叶修第一反应是这个。


“滚,老夫早就追随苍老师从良了,”魏琛找到个U盘,开始复制以前画的图,“老叶,你现在不忙的话,我跟你那画一会吧,这图急用。”


“急了你在我电脑上也画不了,AUTOCAD版本不同,你用的香格里拉的,我用的西北大学的。”


“卧槽,”魏琛都快无语了,“哎,你说业内啥时候来个秦始皇,给AUTOCAD大一统了啊?”


“用不着秦始皇,按理说本来就该都用正版软件,只是老教授大多没这个意识,不知道要在项目预算里报上这笔,”叶修叹了口气,无奈地说,“版本不兼容出过好多次问题了,院里想省这笔钱,结果不知道搭了多少冤枉功夫。下次我找机会跟老冯说一声,老这样……”


他的话被电话铃声打断了。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这是叶修特地为石油大学油气井工程学院大拿冯宪君设置的专用铃声。


说曹操,曹操到。叶修示意魏琛噤声,接了电话,问道:“冯老师,什么事?”


冯宪君说:“你准备一下出差要用的东西,带两套换洗的工服,20分钟之后到我办公室。”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去,御驾亲征啊,看来出大事了。”叶修嘀咕着,放下手机就去衣橱里找工服。


“干嘛了?”魏琛问道。


“老冯没说,特别急,20分钟之后就走,”叶修拎起一套工作服,随手一卷,塞到箱子里,又指挥魏琛,“哎,帮我收笔记本跟数据线,都在桌上。”


魏琛一边走一边问:“纸的电的?”


“都带上,”叶修走进卫生间,扯下毛巾裹好牙刷,又抓起肥皂盒把水甩干,“老魏,你有干净的工服没?借我一套。”


“昨天刚洗,没干透呢,”魏琛狐疑地问,“这么赶,接的什么活啊?合同谈妥了吗?”


“富贵险中求,但凡这种救场的活计,甲方给钱都爽快,”叶修接过魏琛递来的工作服上衣,在领口摸了一把,“果然没干,凑合吧,到地方我先穿这套。”


魏琛一听给钱快,顿时来劲了:“哎,那问问冯总,介意你带家属去吗?老夫虽然专业跟你们有点偏差,但是我们对于财富的渴望是相同的!”


“相同就更不能带你了,狼多肉少,你去就是稀释奖金池,”叶修麻利地把箱子一锁,背上电脑包,“你可以等我回来之后申请无息贷款,分期偿还,我不坑你。我饭卡在这,别他妈乱刷,我也没钱了。还有,你这图要真急,去群里问下肖时钦,机电那边啥版本的AutoCAD都有。我先走了,有事微信QQ电话都行。”


魏琛握着他的饭卡,感激涕零地站在门口挥手:“荆轲,你放心地去吧!我一定好好待你的饭卡,不让它闲着!”


“滚!”叶修的骂声从楼梯口传来。


 


冯宪君的办公室也兵荒马乱。一个长发美女蹲坐在茶几前,对着几沓纸,念念有词地分别挑出来装订。叶修认得那是隔壁专业的楚云秀,上得实验室下得井场,是个不让须眉的悍将。剩下两个本科生模样的人,一个在印材料,一个把印好的材料交到楚云秀手里,三个人忙得不可开交。叶修不认识这俩本科生,就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径直走到楚云秀身边,刚拿起一张还没装订的文件想看看,就被她劈手夺了回去。


“别添乱,”她霸气地说,又冲办公桌上的电脑努努嘴,“要看啥都去那看,全在那。”


叶修走到电脑前,一眼就看到一张现场的照片,心猛地一沉。就算他跟着冯宪君出过不少现场,这个的情况还是惨烈了点。


“卧槽,”他连烟都忘了点,连着翻了几张照片,心越来越凉,“逗我呢这是?我要出这个现场?”


照片里,井场的位置只能通过井架判断。大水淹到了钻井平台楼梯的第四、五级的位置,平台下隐约可见的井眼位置,似乎还有水在往外冒。


“对,就这,刚定了高铁票,冯老师回家收拾东西,马上就来,”楚云秀终于分完材料,抱着厚厚一沓文件,小跑过来,一股脑儿推到叶修怀里,“事故报告,现场状况,类似的现场处理措施,来不及了,就准备了这三样文件,别的等会找了发你邮箱,手机别关机。”


“哎哟,”叶修摸摸口袋,“你一提想起来了,我充电宝没带。”


楚云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一阵风似的冲出办公室,没多久就回来,把一个充电宝塞给他:“我跟对面油气的老师拿的,回头记得还过去。”


叶修点点头,接过充电宝,连话都顾不上答,就开始翻看现场状况报告。


楼下响了两声汽车喇叭声,叶修看材料看得入神,没有听见。楚云秀趴在窗口看了一眼。


“哎,冯老师到了,你快下去吧!“她对叶修说。


见到叶修,冯宪君连客套话都没有,开门见山地说:“材料看多少了?”


叶修皱着眉头,把现场状况和事故报告递到冯宪君手里。


“刚看了这俩,处理措施看了一半,感觉挺笼统的,”叶修把文件往后翻了两页,匆匆看了几眼,“我记得安17好像是我们系和华东石油局合作的项目吧?”


“嗯,刚才华东局给我打电话了,他们的井队已经做了应急处理,出水量暂时减小了”冯宪君把文件交还到他手里,“材料不用看,要到现场看了才知道怎么处理,你先休息吧,接下来几天有的忙了。”


 


经过高铁汽车拖拉机的一番折腾,叶修感觉自己都快被颠散架了,才总算到了位于江苏省盐城市海安县安丰镇团结乡的现场。跳下拖拉机,他就感受到了来自现场的另一个惊喜。


下脚的地方离井眼大概不到100米,水刚没过脚踝。叶修趟着水往井眼的方向走去,还寻思着,今天太阳也不算大,怎么水这么暖和。结果越往里走,水位线越高,水也越热乎。他这才知道,这是打井把地下水层给打穿了。


叶修顺手拍了张照片发给魏琛,说:“泡温泉呢,羡慕死你。”


魏琛的回复几乎能听见他倒抽冷气的声音:“卧槽?这是现场?”


“没错。”


“你惨了。”


“是啊,还没钱,亏大了。”


回完这句,叶修就把手机放进贴身口袋里,跟着冯宪君走到了井眼附近。他跟魏琛说泡温泉也不算全是胡说,这里的水已经没过小腿,热得发烫,当温泉泡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井架已经撤走,井眼还在不断往外冒水,叶修不禁想,今后如果没能堵住出水口要废井,改成温泉也不错……


冯宪君在和井队长莫强讨论这次的事故原因。


“真不是操作失误,全都按照操作说明来的,确认过几次了,”莫强满头大汗,快要看不出颜色的工作服已经湿透,紧紧贴在身上,“打到2000米的时候还好好的,当时我就给处长打电话,问还要不要继续打。我记得你们说过,这种钻头能达到的理论深度是2500米,现在2000米还没出油,不上不下的。处长说保险起见,100米停一次汇报一下,结果到了2200米就出事故了……”


冯宪君背着双手站在离井眼不远的地方,神色凝重,一言不发。


这口井是他们系和这家油田合作的一个实验项目,主要是测试系里刚研发出来的一种划眼钻头。决定进行现场实验论证的时候,系里为此专门开了场研讨会,一群专家分成两派,吵得不可开交:一派觉得钻头在各类模拟实验中表现出色,完全具备实战的条件;反对的人则认为,这种钻头理论和实验数据都不算完善,模拟实验能体现的环境毕竟有局限,不能作为决定的依据。最后还是冯宪君拍了板,他说:“同志们呐,你们几乎都是见证了中国的石油行业从无到有的资深专家,技术上,我们确实落后发达国家太多,至今业内顶尖的技术,还是被美国和英国几家老牌石油公司垄断的。如今,我们终于有机会让他们看看,他们有的,我们也能做到,而且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不需要再仰他们鼻息。既然有这个机会,哪怕我们会失败,又怎么能因为害怕而不愿拼一拼呢?”


最终,在冯宪君的极力推动下,大家勉强同意进行下井实验。井队也是冯宪君亲自找的,联系了几家油田,结果人家普遍对技术很感兴趣,表示愿意在产品上市后购买使用,但是都不愿意承担实验的风险。最后还是冯宪君动用了他在业内的影响力,向华东石油局施压,好不容易争取到了现场实验的机会。结果还没享受到胜利的喜悦,就出了这么个事故,对冯宪君来说,无疑是一次打击。


叶修走到冯宪君身边,问道:“要看看起出来的钻头吗?”


冯宪君心不在焉地摇摇头:“不用看,能猜到什么状况。本来以为这个深度没问题的,还是大意了啊。”


井队从当地的消防队借的两台应急抽水车到了,莫强赶紧让车开始作业。冯宪君正想和叶修说什么,莫强忽然面带难色开了口:“冯教授,这个井已经漏了两天了……一天几万的损失,队上的钱没剩多少……”


冯宪君叹了口气,说:“我和你们领导打个招呼,争取这两天就把钱给你们。”


莫强这才放下心来,刚想和冯宪君客套两句,抽水车附近忽然吵闹起来。原来溢出的地下水漫到了附近的鱼塘里,水温太高,把塘里的鱼烫死了许多。村民向队里索赔,队上忙得焦头烂额,根本不理会他们。于是村民便挑了两筐死鱼丢到井场,人也躺在抽水车前,扬言不赔钱就不让抽水车走。莫强无奈,只能和冯宪君打了招呼,先去安抚村民。


冯宪君没有理会那边的喧闹,趟着水,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井眼走去。叶修也跟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想着,等会能不能让莫强从村里的渔民那忽悠两套深水作业用的橡胶长裤来穿上。


井眼里冒出的热水已经很清澈了,即便现在是夏天,室外温度有30℃,还是有肉眼可见的热气在水面上飘。莫强说每天溢出的水有一万方,常规方法根本堵不住。井眼附近看到几块个头不小的石块,证明他们真的曾经努力过。


“堵不上?”叶修弯腰查看井眼的情况。


“井眼小,水压大,石块根本下不去。”冯宪君无奈地叹气。


叶修没说话,在脑海里迅速地模拟应对。疏导?可是热水不比冷水,到了地表造成的损害要大得多,况且眼下村民的情绪已经很大了,根本不可能再说服他们利用现有土地,把热水疏导出去。


留给他们的路,只有堵了。


可是怎么堵?水压能冲开石头,说明压强很高,固体材料堵漏这条路基本上被封死了。难道要用泥浆堵?可是泥浆那个重量,注入井眼里,和下面往上喷的水流对上了……


叶修想了想,觉得画面太美,他不忍心看。就在他打算问冯宪君要不要用程序模拟一下现场漏失情况,提取数据的时候,老冯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堵吧,”他无奈地说,“先用高压泥浆试一试,虽然堵上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总要叫那些老百姓看到,我们不是不作为啊。”


————TBC————


你们是不是都没发现……跟上一章结束的情节对不上啊orz因为我漏发了一段啊orz


经回复提醒,特打补丁如下黑体字:


我是工程口的,看见cad有点出戏2333不知道其他专业怎么说哈,我接触的吧不管啥版本,口头上都是统说成“CAD”,不带auto前缀,念着太拗口了。别的版本的话,比如会说“我用的天正”(←天正是软件名)“我用的12的”(←12是2012版),会把cad省略了,更不用说别的字母了。


本文中为了方便非专业读者观看,使用了全称。谢谢指正!


本打算把这章写完再发的,但是想想,已经拖了几天,再拖有点不好意思。


这章有点枯燥,不像上一章,有孙哲平闪亮登场。油田的事故现场都很苦逼,很少能见到如救援般惊天动地的场景。我想尽量写得苦中作乐,毕竟他们热爱这个行业。


尽管这章向专家请教,但是难免有疏漏或者写错的地方,看这篇同人的专业读者不少,希望大家不吝赐教。